齿轮泵
首页 > 信息中心
© 2006-2010 泰兴市弘圣齿轮润滑泵制造厂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产品:齿轮泵 齿轮油泵 液压齿轮泵 润滑泵 不锈钢齿轮泵
  • 主页
  • 中山产地
  • 六合彩创富心水
  • 世外挑园心水
  • 主页 > 中山产地 >

    瞭望:高校思政工作改革一年间北京各高校思政课堂悄

      发布时间:2018-01-24 02:37

      白雪皑皑的草地上,陡峭的悬崖山路上,跟随红军战士的脚步,体验长征艰难路程……在北京理工大学的虚拟仿真实验室,通过VR技术和现场讲解,一场身临其境的思想课正展现在学生面前。

      “过去了解长征历史大都是靠书本和课堂讲授,印象不深,没想到现在还能戴上VR眼镜进入长征情境来了解,书本上的文字变得鲜活起来。”该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学生裴振磊说。

      高校思想工作关系到学校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及为谁培养人的根本问题,而思政课就是这项工作最重要的抓手。为增加课程的贴近性、吸引力,北京各大高校开始以名师领读、专题化教学、多媒体等多种方式让思政课堂丰富多彩,“接地气”的思政课正获得越来越多大学生的青睐。

      在北京大学,厉以宁、钱乘旦、楼宇烈、潘维、袁明等一批深受学生欢迎的知名教授走上思政讲台,为学生讲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清华大学,教师讲授的4门思政课程以慕课(“Mooc”,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形式开放,其中《思想概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选课者来自世界1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人民大学在思政课建设上形成了“一体两翼”的教学模式。“一体”即系统讲授、专题教学、实践教学的“三位一体”,“两翼”即“研究型+互动型”教学。学校在系统讲授基础上,还邀请校内外专家学者举办专题讲座,为学生解析重大社会热点问题。同时,专设社会实践课,指导学生在全国展开社会实践,了解国情。

      在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首都经贸大学等高校,思政课还被搬上网络空间,形成“线上+线下”的全方位教学环境,老师可在手机上发布、搜集问题,学生也可通过手机回答问题、发表观点,师生互动交流热烈。

      针对艺术专业学生的特点,中央美术学院则创出一套“课堂串讲+名师讲座+经典阅读+课堂讨论+实践教学”的“五位一体”的思政课教学模式。教师将教材内容与学生的艺术创作相结合,通过绘画、表演等各种方式实现“情境带入”,受到学生欢迎。

      国家及学校对思政工作的大力支持,也让从事思政教学研究的教师感到“春天来了”。北京大学郝平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未来5年,北大计划每年增加10个编制,加强马克思主义学院师资队伍的建设,“这在所有学科中力度最大”,同时每年还将增加500多万元经费支持“马院”建设。

      在教师职称评定、晋升方面,清华、北理工、中央美院等高校都对“马院”教师实行专门方案或单评单列。北京理工大学赵长禄说,“我们现在加强思政课建设就是要补短板,全方位保障。在这方面,只要有项目学校都是一路绿灯,直通车。”

      “过去老师们都忙着申请课题、发表论文,从今年起学校对思政教师职称单列单评,加大了教学权重,这对改善教学效果、对老师个人发展来说都非常重要。”北京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李林英说,“现在对思政课教学的重视和支持不断增大,老师们都备受鼓舞”。

      一年来,围绕全国高校思政会议要求,北京各高校均制定了详尽方案,从制度上保障各方面工作与思政工作“同向同行”。

      “立德树人是学校的根本使命,但思政工作是保障,只有把思政工作做好了,立德树人工作才能做好。”郝平说,全国高校思想工作会议后,北京大学针对党委主体责任和基层党组织建设方面存在的薄弱环节,共梳理落实了42个方面的问题,提出112条整改措施,完善了院系党政联席工作会议制度,确立了院系党委的核心地位,“从党委到院系到支部的建设都得到了加强”。

      清华大学陈旭介绍说,一年来,清华全面加强思政教育工作,形成“1+16”的顶层设计,从制度上保障党政部门形成合力。“90%以上的教工党支部做到了每月一次组织生活,理论学习次数比过去明显提升。”陈旭说。

      “过去学校党委宣传部、组织部、团委和学工部等部门的工作比较割裂,有的工作又交叉重叠,相互冲突。”赵长禄告诉记者,一年来,学校制定并实施了57条具体措施,由党委统一领导、党政齐抓共管,各部门单位协同推进,“避免了过去单个部门在思政工作中孤军奋战、相互脱节的现象”。

      “党建和思想工作是扎根中国大地办大学的灵魂,对一所大学的引领作用至关重要。”中央美术学院高洪表示,该校把思政课放在学生的写生路上,突出艺术实践和社会实践育人,目的就是培养德艺双馨的艺术人才。

      首都师范大学郑萼介绍说,按照全国高校思政会议要求,首师大在党建、思政方面共分解了107项工作任务,重点以党政协同、师生协同、主渠道和日常思想教育协同将思政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则是在校内校外、课上课下、线上线下这六个维度上形成合力。“不光是思想工作队伍,也包含了专任教师要同向同行、一起发力。”该校冯培说。

      为监督落实到位,北京理工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党委对二级单位党委、基层党支部实行党建思政工作年度述职考核,在述职基础上打分评估,并与评先挂钩,使述职工作规范化、制度化,“让全校形成了重视思政工作的习惯和意识”。

      教师的思想素质直接影响人才培养质量。如何让教师以师德风范、正确思想引领学生是高校思政工作的重点。

      为强化师德引领,北大在全国高校中率先建立“党委教师工作部”,由党委直接抓教师的思想工作,还成立教师师德工作领导小组。“学校将师德评价前置,所有教职员工在职称评审、提职、评奖或选人用人方面,一旦违反师德都实行一票否决。”郝平说。

      清华大学对教师的社会服务工作量提出明确要求,通过实施“开放交流时间”等制度引导教师与学生密切交流,通过组织理论学习研究、社会实践活动提升青年教师的思想素质。陈旭说,近年来学校注重在青年教师中发展党员工作,有40多位学术骨干入党,对教师队伍建设和学生价值引领起了很好的带动作用。

      郑萼表示,首师大近几年在全国各地建设了12个青年教师实践基地,帮助教师深入基层。学校二级党委还在教师中实施“十必谈”,包括新进教师必谈、海归教师必谈、思想及生活问题必谈等,密切了解教师思想动向及实际需求。

      在北京理工大学,学校根据学科专业组织青年教师到军工厂等生产一线去实践,而“马院”的新进教师则先要用半年时间到相关部门挂职。赵长禄表示,学校将思想引领和文化铸魂相结合,以“延安根、军工魂”的学校特有文化强化师德师风建设,同时实施师德一票否决,使教师师德意识得到提升。

      在北京密云、贵州黔西南等地乡村,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壁画系的教师带领学生走街串巷,深入农户,了解农村和农民,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既利于老师成长发展,也深刻影响了学生,无形中将思政工作、教书育人落到细微之处。”高洪说。

      第一,信息化的新媒体环境以及伴随互联网长大的新一代学生的特点,对讲好思政课提出更高的要求,但思政教师队伍的整体水平和能力相对不足。

      许多教师反映,现在要让“低头族”放下手机、抬头听课,“把学生的思想集中到课堂上来”,对老师来说“压力山大”。“现在信息传播渠道多、速度快,学生通过各种途径接受的东西比较多,有一些甚至老师不知道学生已经知道了。这不光对思政课老师,对所有老师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李林英说。

      她认为,在当下,作为思政课老师,就需要比学生知道得更多、更有判断力,特别是如何通过喜闻乐见的方式使晦涩难懂的原理在学生中入脑入心,这都要求教师能与时俱进、学识深厚,对教师的素养、知识结构及对课堂把控等都提出了全新的挑战。但目前多数思政课教师对最新形势、信息技术的知识掌握不足,教学手段还相对单一。

      冯培表示,部分思政教师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最新成果的关注、领悟、理解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虽然相当一部分老师很认真、很投入,但因缺少分众化意识和回应问题的能力,不敢面对学生的难点和疑惑,往往会 绕着走 ,使教育效果大打折扣。”

      第二,从全国来看,思政教师队伍仍面临人才匮乏瓶颈。《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发现,缺人、招人难是当前全国高校“马院”面临的共同难题,高校普遍难以达到国家规定的思政课教学师生比目标。许多重点院校缺口甚至达到现有教师数量一半以上,数百人的“大堂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学效果。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执行院长孙熙国认为,缺人、招人难一方面是高校本身对教师各方面素质水平要求较高,另一方面还有历史原因,由于2005年底我国才正式设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本身培养的人就少,优秀毕业生更少”。

      艺术类院校在此问题上更为紧迫。中央美院目前仅有4名专职思政教师,而按规定至少需要13人。“我们总体编制少,又不招收思政专业的学生,思政课专业教师主要任务是上公共课,因此想在专业上发展的教师不愿来。但学校也不能降低对教师的要求,否则会影响思政教育效果,所以宁缺毋滥。”高洪说。

      第三,思政课教材的系统性和连贯性不足,这也是思政教师反映的焦点。“知识的传授应是递进式,但现在的思政课教材从小学到大学,重复内容多,且重点观点阐释不足,不易被年轻人接受。另外,思政教材还需要避免知识的简单化、抽象化、重复化。”一位高校党委负责人指出。

      第四,当前思政课在对一些现实问题的解释和回应上不够及时,对学生思想引领作用发挥不够。“学生没有表现出来并不代表他不存在困惑,教师在一些现实问题上需要及时回应,这样才能以正确思想引领他们。”冯培说。

      郑萼认为,尽管各校对思政工作高度重视,但在协同推进各类课程与思政课“同向同行”方面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教师的育人意识也需进一步强化。一些课程在增加学生参与度、培养其思辨能力方面还有所欠缺。

      “多媒体信息化时代对老师提出了很大考验,作为一名教师,必须直面挑战,提升能力,否则就会落伍。如果无法从思想上引领学生,那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教师。”孙熙国说。

      “要提升大学生对思政课的获得感,教师不仅要备课,还要 备学生 。”郑萼认为,多年来教师把更多工夫用在“备课”上,而对教育对象的关注了解不足。不少教师基本上以一套课件和教案应对所有不同专业的学生,其结果是教学针对性、实效性不强。

      她指出,教学中应高度关注学生的专业特点、课程需求,深入学生的日常教育活动,包括讲授党课、指导社会实践等,“只有聚焦学生个体,联系学生思想实际,授课才能有的放矢,才能产生共鸣共情,才能强化高校思想理论教育和价值引领。”

      冯培则强调,思政课应从过去“大水漫灌”转变为“精准滴灌”,实行分众化教学。教师应根据学生不同年级、专业、代际等特点,准备不同教案甚至试题。同时,马克思主义理论课教师一定要“真信马列、真讲马列”,加强对理论难点热点问题的研究。

      “上好思政课一定要以学生为中心,把理说透。”李林英认为,教师要针对学生关注的问题答疑解惑,教授其分析问题的方法,也要深入研究学生的思想变化和个性特点,“你首先得跟他站在同一方向,然后才能去引领他”。

      “我想只要老师真信、真懂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真诚热爱学生,不板起面孔把思政课当成棍子、帽子,就一定能赢得学生。”中央美院思政理论课教学部主任宋修见表示,思政课教师自己要有思想、有理论、有正确的立场和广阔的视野格局,才能真正引领学生。

      为此,他建议为思政教师开展文史哲等更广泛的培训,使教师具备更综合的能力素质和更宽泛的知识储备。

      郝平、陈旭等指出,思政教育不能“空讲书本”,需加强思政教育个性化、多元化设计,课堂教学和社会实践要注重增强学生的参与、体验和互动,在丰富实践中理解社会,增强对党和国家的认同和责任感,整个社会都应成为青年学生的思政“大课堂”。

      面对思政教师短缺难题,受访的一线教师建议,增加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硕士生博士生的招生数量,加大其人才培养力度。同时,调动其他院系名师共同开展思政教育的积极性,增加课程吸引力,形成思政教育的有效补充。

      不少教师认为,目前仅靠思政教师这一支队伍难以应对信息化时代学生的需求,而真正的思政课应是全方位的。“我们需要打通思政课和通识课的界限,让所有教师尤其是哲学社科领域的教师都参与进来,发挥作用,这样思政课堂就会更丰富。”郝平说。

      赵长禄认为,目前各高校都建立了党建和思政工作基本标准,下一步就要严格按照标准“落实落细”。他建议设立专项督查队伍,动态把握工作进展,如不达标就要制定整改方案并采取措施。

      “思想教育不是说教,而是正人心的工程,其最大的价值就在培养学生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是大学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需要持久的努力。”孙熙国说。

    上一篇:林业大学2017年度思政工作成绩斐然
    下一篇:没有了